《雲淡風清》[雲淡風清] - 第4章 過18歲生日(2)

楓…」夏雲清口齒不清的說,「你不是說送我蛋糕嗎,蛋糕呢!」

魏玥走上前,擋在夏雲清前面說:「不好意思,嚴總,雲清酒喝多了,說瞎話呢,您不用當真。我們這蛋糕還沒吃!謝謝您啦!」

「不是…他,他剛才明明說要送蛋糕給我的,說話不算數,不是男人!」夏雲清一把推開魏玥,懟着嚴亦楓說道。

嚴亦楓對旁邊的保安使了一個眼色,對保鏢說:「把我辦公室最大的那個蛋糕拿過來。」

「你們稍等啊!」嚴亦楓對夏雲清等人說道。

不一會兒,保鏢抱了一個大蛋糕過來,這是一個三層的蛋糕,大概有半人高,高大的保安抱着都看不見腦袋的那種。透明的蓋,能看到裏麵粉色的三層蛋糕,蛋糕最上層還點綴了一些羽毛,和一個白衣小仙女。不用說,這肯定是哪個愛慕嚴亦楓的女粉絲送的。他轉手就送給了夏雲清。

嚴亦楓接過蛋糕遞到夏雲清手上,說:「生日快樂!」

夏雲清真的打算伸手接過來,無奈蛋糕太大了,夏雲清小小的個子抱不過來。

魏玥在一旁賠禮道:「真不好意思,這個蛋糕我們不需要,真是謝謝您了!」

李麗和張煒把夏雲清往後拖,夏雲清還往前掙「,嘴裏還說:「蛋糕,我的蛋糕!」

旁邊幾個女生都羞得不好意思了。嚴亦楓看夏雲清醉眼朦朧,神智不清的樣子,又好氣又好笑!轉身對保安說,:「把他們送回去,連蛋糕一起送回去。」

第二天,夏雲清一早起來頭疼欲裂。她捶着自己的小腦袋,「說姐妹們,我們昨晚怎麼回來的啊?」一宿舍的人都不理她。她歪歪倒倒的爬下床,看到自己書桌上頂着一個大蛋糕,那個蛋糕都快抵到上面的床板了。「哎?這個蛋糕哪來的?這麼大?哇,還有小仙女呢,真好看?呀!這個不會是哪個暗戀我的人送來的吧?那可不能要。哎呀,你們也是的,怎麼把人家的生日到處跟別人說呢?」夏雲清一臉嬌羞狀。

魏玥被她吵醒,側卧在床上,一隻手支着腦袋,斜眼看着她:「這個蛋糕是你自己跟別人要來的!」

「什麼?我跟別人要的?不可能,我怎麼會跟別人要東西呢?從小我爸媽就教我不能隨便要別人的東西,特別是女孩子,名聲很重要的。」夏雲清不承認。

「就是你要的,我們讓你別要,你非要要的。」張煒也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,忿忿地說。

「真會有這種事嗎?不可能!李麗,你說,她們是不是拿我開玩笑的?」

李麗也點頭,連聲說:「是的,我們好幾個人拉你都拉不住,你非要別人送你蛋糕。」

「媽呀,怎麼可能,這真的是我嗎?」夏雲清扶額,頭好痛哦!夏雲清用可憐巴巴的眼神看着宿友們,希望大家是逗自己玩的。依次看過去,每一個都很真誠的看着她,臉上明明白白的寫着,就是你!

「天啦,怎麼會這樣?那我跟誰要的啊,昨晚我記得我喝了一大杯啤酒就暈暈乎乎的了,好像魏玥還上台唱了一首生日歌,魏玥,你唱歌真好聽,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!」夏雲清討好的對魏玥說。魏玥給了她一個白眼。

「我昨天和誰要蛋糕來着?還有一個小蛋糕呢,我都昨晚沒吃蛋糕吧?」

「小蛋糕給高哲成他們帶回宿舍去了,我們有這麼一個大蛋糕根本吃不了。」

「是呀是呀,誰買這麼大的蛋糕,真是浪費,有錢任性!」夏雲清跟着說。「我到底是跟誰要的蛋糕啊,你們怎麼不告訴我啊?你們這都是什麼表情,我很丟人嗎?」

魏玥又給了夏雲清一個白眼:「自己好好想想?」就背過身去,繼續補覺了。其他兩個也背過身去,不理夏雲清。

「這是怎麼了,一個個的?昨晚我很丟人嗎?李麗,李麗,你快告訴我!」

「哎呀,真的有點丟人。你自己想吧,想不出來最好。」

夏雲清上了一個廁所,又爬上了床,捶着自己的腦袋,使勁的想,昨晚吃過飯去酒吧玩,還只有一個小蛋糕,嚴總過來敬酒,說他有好多蛋糕,對了,昨天也是風清酒吧老闆嚴亦楓的生日。他說他有許多蛋糕,不會這蛋糕是我跟嚴亦楓要的吧?不可能,不可能,那傢伙看我不順眼,我也看他不順眼,他怎麼會給我蛋糕呢?我更不可能跟他要蛋糕的。夏雲清喃喃自語。

「李麗,好李麗,你快告訴我,到底是誰的蛋糕啊,誰這麼好心,送我一個這麼大的蛋糕?」夏雲清撒嬌。

「不是送的,是你要的!」魏玥補了一句。

夏雲清沒管魏玥說的話,繼續喊李麗。大概因為李麗人老實好說話,所以夏雲清一個勁兒的向李麗打聽。

李麗說:「你不是猜到了嗎?昨天除了你還有誰過生日啊,就是和你同一天過生日的那個人。嚴亦楓!!!」

「他為什麼要送我蛋糕?那個人一看就不是好人!難道他對我有想法?」

張煒這也忍受不了了:「是你跟人家要的,小姐!人家並不想送你蛋糕,你非要懟着別人的臉,跟人家要蛋糕。魏玥擋在你面前,你把她推開,我和李麗兩個人都拉不動你,你下次還是不要喝酒了,勁兒大的很。」

「天啦!」夏雲清成大字型平躺在床上,然後一隻手拍胸,一隻手鎚頭,「不可能啊,天啦,這是真的嗎,我怎麼一點都想不起來了!哎呀,羞死人了,以後讓我怎麼見人啊,高哲成他們宿舍的人也在旁邊看着我跟他們要蛋糕,哎呀,你們也不拉着點我,知道我酒喝多了,還讓我自由發揮啊?」

「老天,我們幾個人都拉不住你呀!」李麗小聲的說,「你喝了酒咋那麼大勁啊!」

夏雲清羞紅了臉,把被子拉上來蓋住頭,不想見人了。還好今天是周末不用上學,昨天睡的很晚,大家又補了一個回籠覺,快到中午了,才陸陸續續的起來。夏雲清還在床上躺着,被子蓋着頭,只有黑黑的頭髮露在外面。

張煒說,「哎,都起來了,這都中午啦,大家去不去食堂吃飯啊?」

「是呀,我肚子都餓了。」李麗也小聲的附和着。

「哎,雲清,起不起來啊,吃飯去!」張煒喊道。

「我不去了,你們去吧,我不想見人。」夏雲清捂着被子悶悶的說道。

「你不吃飯肚子不餓嗎?早上也沒吃,中午也不吃飯哪行啊?快起來,我們一起吃飯去。」

「不去不去,你們去吧!」夏雲清說。

「好吧,你不去食堂,我們去給你帶點什麼回來吃吧!你想吃點什麼?」李麗說。

「給我帶一份麵條吧,就清湯麵就可以,清淡一點的,謝謝啦!」

她們去吃飯了,夏雲清躺在床上又睡了一小覺,直到她們吃過飯回來,才真正清醒了,。起來梳洗一番,吃了清湯麵,然後就對着那個三層的大蛋糕發獃。

李麗說,「今天中午吃飯碰到高哲成他們幾個,還問起你呢!高哲成還說你酒喝多了好可愛!」

夏雲清立馬回了一個白眼,「他什麼眼神?發酒瘋還可愛?他一定不正常!」夏雲清盯着大蛋糕說。

張煒湊過來,「哎,雲清,那個高哲成是不是喜歡你啊,他老是跟我們打聽你,問你為什麼不來吃午飯,是不是不舒服,還問你喜歡什麼,問了一大堆。肯定是對你有意思。」

「別瞎說了,人家看我沒來,關心一下也正常,你們想太多了!」夏雲清繼續盯着蛋糕說。「哎,姐姐們,你們說這個大蛋糕怎麼辦啊,吃也吃不掉,放着時間長了也壞了!扔了多浪費啊!」

「你要來的,你自己想辦法處理唄!」

「可是我不想看到它,也不想吃它。」

「那我來幫你處理吧!」魏玥說,「我拿到樓下去,給同學們分了,可以嗎?」

「可以,可以,趕快拿走,謝謝你啦,魏玥,您受累了!」

魏玥對張煒說,「咱倆一起去,李麗你去嗎?」

「我不去了,我陪雲清吧!」李麗有點內向,最怕人多熱鬧的地方。

張煒抱着大蛋糕和魏玥一起到宿舍門口,和宿管阿姨借了一張桌子,把蛋糕擺在桌上,打開,給路過的同學一人分一塊,說這是夏雲清18歲的蛋糕,請大家一起品嘗。引起一番小小的轟動,大家都知道夏雲清18歲了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