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雲淡風清》[雲淡風清] - 第5章 媽媽懷了雙胞胎

一學期很快就要過去了,夏雲清也開始慢慢適應大學生活。每天上課,社團忙的不亦樂乎,她們偶爾也會去學校外面聚餐,就是風清酒吧再也沒去過。高哲成他們也約過好幾次,夏雲清是是死也不去。同宿舍的姐妹們也都沒去。

魏玥的追求者眾多,不過她眼光甚高,一個也看不上,害的好多小伙在樓下徘徊。還有上些同學曲里拐彎的通過這個認識,那個關係的,來要魏玥的手機號碼或者微信、QQ。夏雲清都碰到過好幾次人家跟她打聽魏玥的消息。不過魏玥跟她們嚴肅打過招呼,絕對不允許不經她同意就私自泄露她的聯繫方式。其她兩名室友也被騷擾的不勝其煩。

張煒開玩笑說,「魏玥,你不當明星真是可惜了,這人氣多旺啊!人長的漂亮,身材又好,氣質好,學習又好,到哪找這麼完美的姑娘啊!」

魏玥聽她這麼說,微微一笑,「太優秀也不好,每天太多人找我了,影響我學習!」

張煒伸了伸舌頭,「是呀,你應該找個男朋友,這樣其他人就消停了。」

「我現在不想找男朋友,主要是找不到合適的。」

「是喲,什麼樣的男孩子能配我們這麼優秀的魏玥哦!」張煒有些誇張的說。

夏雲清和李麗也附和,「就是,就是,咱們魏玥一般人都配不上,二般人還差不多!」

魏玥笑着打她們,「你們在拿我開玩笑吧?」 幾個小姐妹打打鬧鬧的,好不熱鬧。

很快寒假到了,考過試大家都收拾好行李,各回各家,各找各媽去了。

夏雲清回到家,媽媽已經準備了一桌子的菜,都是夏雲清愛吃的菜,不停的往她碗里夾菜,還不停的說,「清清一個人在外上學辛苦,又瘦了,吃苦了。」媽媽心疼的要命。

爸爸在旁邊看着寶貝女兒,笑而不語。

「哎呀,媽,我去京城上大學,又不是去深山老林,戈壁荒灘上的大學,那裡有苦吃哦!還有,我不但沒瘦,還長了兩斤呢!」

「你看你那小臉,一點肉都沒有,哪裡長了兩斤,是冬天衣服穿多了,打稱吧?」

「真不是的,媽,我們學校食堂伙食好的很,大大小小的食堂有十幾個呢,你放心好了。」

「快吃飯吧,少說點話。」爸爸說到。

「嗯,家裡的菜真好吃,這就是媽媽的味道!」

媽媽聽了,又夾了一個大蝦放在夏雲清碗里:「多吃點!」

「夠啦夠啦,我吃不了這麼多。爸爸,你也吃吧,不要老是盯着我看,看菜。」夏雲清也夾了一個大蝦給爸爸。

爸爸很習慣的就把蝦殼給剝了,又放回夏雲清碗里,夏雲清夾起來一口吃了。

「清清在學校怎麼樣啊,適應了吧!」

之前剛上大學的時候,夏雲清打過幾次電話,說不適應,媽媽還在家哭了幾回,罵她爸爸不該同意女兒考那麼遠的大學,雖然說現在交通方便,但是一千多公里就是坐高鐵,來去還是要幾天時間的,有點不方便。

「現在好多了,我們宿舍四個人,每個宿舍都有獨立的衛生間,條件還可以。北方冬天都供暖,室內可暖和了,比我們這邊過冬可舒服多了。家裡好冷啊!」

「趕快吃,吃好去你房間,把空調開開,這樣就不冷了。」媽媽說。

「沒事,這麼長時間沒看到爸爸媽媽了,跟你們聊聊天。」吃好飯,夏雲清很勤快的站起來收拾桌子。

媽媽說,「不用你收拾,今天才到家你就好好休息休息,享享福,媽媽來收拾。老夏,洗碗去!」媽媽一聲令下,爸爸就到廚房洗碗去了。

客廳的電視開着,夏雲清斜靠在沙發上,長舒一口氣,哎呀……還是家裡舒服。

媽媽切了一盤水果端過來,「清清,來吃水果。我們清清是滿18周歲的大姑娘了,生日禮物收到了嗎,喜不喜歡,我和你爸爸挑了好久呢!」

「喜歡,爸爸媽媽送我的禮物當然喜歡了。媽媽,你不知道,我過生日還出了一個大洋相,丟人丟大了。」

「怎麼了?出事了嗎?」媽媽急切的問道。

「沒出啥事,就是出醜了。」

「嘻嘻!出醜?你一定是喝酒了?是和同學一起嗎?不是和外面的人一起吧?你自己沒事吧?」

「沒事沒事!媽,你怎麼知道我喝酒了?還有我喝酒就會出醜嗎?」

媽媽抿嘴一笑,伸出一根食指戳夏雲清的腦門,「你一個姑娘家的,喝個什麼酒啊,我們一家人酒量都不行,你就更差了!你小的時候,大概五六歲吧,夏天,你爸爸在家喝啤酒,你也想喝,就給你喝了一口,我的天啦,家裡差點都給你拆了,和那二哈可有一比。家裡的櫥子柜子都給你打開了,翻的亂七八糟的,非說要找你的什麼玩具,你爸爸按都按不住,給你屁股一巴掌,你哭了一場才昏昏睡去,晚飯都沒吃,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,幼兒園都沒上,反把我們都嚇壞了。」

「是嗎,還有這回事?我怎麼一點都不記得了,一點點印象都沒有,哈哈哈……」

媽媽又給夏雲清腦門一指,「還好意思笑,為了這件事我和你爸還大吵一架。從此以後他不敢讓你喝一滴酒,不過你也再沒要求過喝酒了。你這個小丫頭別看瘦瘦小小的,喝酒發酒瘋恐怕沒人能制住你。」

「嘿嘿!好像是這樣的。」夏雲清不好意思的撓頭。

「快跟媽說說,你在學校喝酒的事情。」

「其實也沒啥,就是我過生日那天…… 」

「啊?你這個死丫頭還去酒吧玩?還跟陌生人要蛋糕?哎呀,你怎麼變成這樣了?老夏,老夏,你快過來,你看看你女兒!」

「媽,媽媽媽,不是你想的那樣,不是的。」

「酒吧是一般人去的嗎,都是那些不務正業想去找樂子的人去的地方?」媽媽有偏見。

「不是的,風清酒吧主要是對學生開放的,那裡大多數周邊的大學生講師教授們去玩的,沒有什麼亂七八糟的社會人員的。那個老闆也是年輕人,是從英國留學回來的,人家自身素質高的很,知道嗎,你?媽,你怎麼知道酒吧就是亂七八糟的人去玩的,難道你去過嗎」

「你看那電視手機新聞,酒吧里出的亂子還少啊,反正那種地方你少去,你又不能喝酒,你去酒吧幹嘛?」

「我的親媽呀…酒吧不一定就喝酒啊,飲料小吃也多的很,還有人表演節目呢!同學們都喜歡去那裡玩,還有外國的留學生,可以鍛煉學習外語啊!總之風清酒吧不是亂七八糟的地方!」

「哎,你這孩子,我說你一句,你講這麼多,你一個學生,不好好學習,天天在酒吧里待着,你想幹嘛啊,你!」

「媽,你這話說的,我一共就去了兩三次,怎麼就天天都去啦,還有一個宿舍的同學都去,就我一個人不去,到時候你又說我性格古怪,不合群了。做你的女兒可真難啊!」

「你們母女不要吵啦,清清剛回來,你讓她好好休息,有什麼問題以後再慢慢溝通,孩子大了,有些事情不好管太多了!」

「就是,還是爸爸最明理!爸爸最好!」

「不行,她是我的女兒,我就要管她,女孩子不能太散漫自由了。」

「媽媽,我哪裡散漫自由啦,第一學期考試我門門課都及格了,還參加了學校好幾個社團,我平時可忙的很。」

「清清,你也少講兩句,你媽媽說的不管對不對你也要聽寫着,有則改之無則加勉。本來你去那什麼酒吧的地方,我們也不知道是不是正規的場所,還是少去的好,在學校里安全。學校里什麼都有,幹嘛要去外面,外面怕不安全。」

「知道啦,爸爸,你就幫着媽媽來說我,你們倆從來都是一條船上的,哼!」

「還有清清,你滿18周歲了,也是大孩子了,和同學能在一起聚會喝酒也不是不可以,可是你喝了就那個醜樣,爸爸看一次就記一輩子了,你別把你們同學給嚇着。」

「爸爸,你怎麼這樣說你的女兒啊!」

「爸爸說的是事實啊!就是那樣!所以女兒啊,以後酒呢,你還是不能喝。主要是要保持你大家閨秀,小家碧玉的形象是吧。你看你,從小要強,在班上一直都是優秀的學生,去了大學你就更優秀了,不能因為酒品不好,讓同學對你有不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