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震驚,女帝套路我師徒戀》[震驚,女帝套路我師徒戀] - 第1章 絕色美人(2)

>

林羽挺着腰桿,走去專屬於長老們的位置,雖然他需要自己備一個小板凳。

其他人見狀,皆氣得不行;

但族長不在,整個林家大長老說了算,其他長老礙於情面,不便開口,至於晚輩們的意見,顯而易見,林祥何選擇置若罔聞。

比武盛典,只得繼續舉行;

今日盛典將選出族內年輕一輩天賦較好之人,加以培養,以備兩月後的項城比武,這也是各大家族十分重視的活動,畢竟有關顏面,及日後進入青雲學院的資格。

林祥何看向侄兒,低聲道:「小羽,日後你也低調一些,總有人向我告狀,說你一個人罵他們五個…..雖然他們不敢對你如何,但嘴長在別人身上,就算是我,也很難讓他們閉嘴,畢竟有你罵人這個把柄在。」

林羽不以為然:「伯父,咱有理啊!」

「好好好。」

林祥何束手無策,朝台上投去目光,望着後輩們的打鬥,感慨道:「若非兩年前你遭遇不測,天賦定不弱於這些人。」

「鬼知道會有一把劍從天而降,還直勾勾插中我的腰,把我的修為全給吸了,關鍵是,劍也不見了。」

林羽低頭看了看雙手:「也沒有留下戒指啊!」

林祥何不懂侄兒,為何老是念叨戒指,心想改天送他一個。

….

因修鍊受阻,即便林羽參加盛典也只會尷尬,故而在盛典還未結束時,他就找個理由離開了。

今日他來,本就是為看看哪些人進步大,哪些人資質平庸,方便以後罵架,專挑軟柿子罵,這樣不會有危險。

離開後,林羽直奔城外的山脈。

一年前,他在山脈中發現一株靈草,在查閱書籍後發現,那株靈草不僅稀有,效果也很特別,剛好能協助他報復林家的計劃。可當時靈草還未成熟,他擔心效果不佳,索性將其藏了起來,等到成熟後再去採摘。

「算算時間,那株靈草應該已經成熟了,而我在林家卧薪嘗膽,忍辱負重的時間也夠長了,終於可以開始計劃。」

林羽信心滿滿,滿懷期待的穿過灌叢,準備取走靈草。

「卧槽,大姐你誰啊?」

林羽望着前方,整個人都傻了。

十數丈外,也就是靈草的生長之地,如今躺着一名渾身是血,神情虛弱的女子,她受了傷,有氣無力的盯着闖入視野的林羽,鳳眸森冷,滿懷敵意。

即便處於受傷狀態,女人的顏值仍可用「絕美」形容,說是天生尤物都毫不誇張。

一張精緻的臉蛋,彷彿是精雕細琢出的工藝品,女子下身衣物,貌似被割下包紮傷口了,露出她一雙白嫩修長,圓滾筆直的玉腿;哪怕躺在地上,用那種厭惡的眼神盯着林羽,都像是勾人的女妖精。

林羽揉了揉眼睛,確認不是幻象後,趕緊背着籃子跑過去。

一番搜查後,不見心心念念的靈草,霎時間,林羽面如死灰:「你…..我的靈草呢?」

「…..」

柳清逸一雙鳳眸盯着林羽,不作回應。

林羽很生氣,這是他報復林家的底牌,多番確定不會有人找到靈草,才放心將它在這裡生長的,可誰能想到,在靈草成熟之際,會忽然出現一個女人?

再漂亮的女人,也沒有他報仇重要啊!

林羽蹲下來,惡狠狠盯着柳清逸,朝她胸口瞥了一眼,質問道:「說,你是不是把我的靈草吃了?」

那株靈草有很強的療傷效果,雖然林羽的目的不是用它療傷。

面對質問,柳清逸不以為意,甚至還哼出一道不屑聲,轉而移開俏臉,選擇無視激動的林羽。

「…..」

這給林羽氣得,胸脯起伏,一把捏住她軟糯的臉蛋,強行把她的臉給轉回來:

「直視我啊,崽種!」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