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震驚,女帝套路我師徒戀》[震驚,女帝套路我師徒戀] - 第3章 系統來了,拜師

「你玩我呢?全是白紙。」

「那是因為我還沒找到破解方法,這書是我花三年時間才找到的,裏面藏有驚天大秘密,真的!」

「…..」

林羽一頭黑線,頓時沒了興趣,再次將書丟回柳清逸身上,起身就走。

這次柳清逸沒有挽留,她的手腕微微晃動了下,下一瞬,忽然從地面上站起,如釋重負鬆了口氣,再次恢復往日不可褻瀆的高冷氣質。

「你給我站住。」

一道森冷的聲音自背後響起,林羽不由得泛起一身雞皮疙瘩,當他回頭看去,見柳清逸已恢復行動,觸及那森冷的鳳眸,不禁打了個寒顫:

這女人惹不起!!!

雖然修鍊受阻,但林羽的腦子沒壞,在這個稍有不慎就會掉腦袋的世界,他一直善於察言觀色,即便在家族中罵人,也是專挑不敢動手的人罵。

故而如今從柳清逸的表情中,林羽讀到了,這個女人惹不起,下一刻他撒腿就跑。

咻——

柳清逸嘴角上揚,鳳眸閃過一抹不屑,當她倩影衝出的剎那,玉手已抓住林羽的衣領,順勢將抵在一支樹榦上,質問道:

「你跑什麼?」

「那個…..這位仙女姐姐…..不知,您還有何貴幹啊?」

林羽的心都快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,不敢直視柳清逸的眼神,完了完了,自己今天完了。

這一看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主兒。

造孽啊,遇到這種人。

「直視我啊,崽種!」

柳清逸將這句話,原封不動還給林羽。

這一刻,林羽才真正意識到,良言一句三冬暖,惡語傷人六月寒…..好冷!

林羽強行扭回頭,沖柳清逸擠出一抹笑容,露出兩排大白牙…..但這笑容比哭還搞笑,讓柳清逸險些沒繃住,毀了人設。

「你剛才說的計劃是什麼?」

柳清逸語調雖然高冷,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,但她心裏還真有些好奇。

林羽大腦快速思考,心想要樹立良好的形象,因為伸手不打笑臉人,只要讓她認為自己是一個好人,想來不會對自己太過分。

念及此處,林羽鏗鏘有力道:「不敢瞞仙女姐姐,我本是項城林家一員,但因兩年前遭遇橫禍,一把從天而降的劍插中我,導致我修為潰散,修鍊受阻,父母也因那把劍而亡。」

這一段,林羽先鋪墊悲慘經歷,引起共鳴。

「從此之後,我在家族便成了人人喊打的掃把星,可我並不怪罪家族,想以帶回那株靈草,重新換取家族重視。」

這一段,林羽以悲慘遭遇為轉折,反襯以德報怨的優秀美德。

「沒曾想,靈草卻被仙女姐姐服用,這雖壞了我的計劃,但我毫無怨言,反倒因能幫到仙女姐姐而心安,不知仙女姐姐信不信相遇便是緣,但我信,因為在見到仙女姐姐的那一刻,我不由得想起自己的母親,曾經的我,沒能力拯救母親,一直心懷愧疚,活在自責之中,而今天,我卻意外幫到了仙女姐姐,我想,這或許就是上天對我的眷顧,想藉此安慰我愧疚兩年的心,幫我從自責中解脫…..謝謝你,仙女姐姐,若沒有你,我的人生毫無希望!」

最後一段,林羽點明主旨,以「母親」來表達對柳清逸的感激,達到恭維對方的目的,以求消除敵意。

柳清逸果然聽得怔住;

曾經她見過無數能言善道的天之驕子,為了討好她,不惜長篇大幅的介紹優點,但她都聽不進去,可林羽說的每一句話,都讓她感受到,一個經歷悲慘,卻又保持赤子之心的少年,立於眼前。

嘭——

下一刻,林羽疼得倒吸一口涼氣,不解道:「仙女姐姐…..你為什麼踢我?」

「他們那樣對你,你為何還想着討好他們?」柳清逸不悅道。

「?」

林羽神情一怔,望着柳清逸不高興的樣子,試探性問:「那依仙女姐姐的看法,我該如何對待他們?」

「自然是殺了他們,殺盡世間一切敵!」

「……」

林羽倒吸一口涼氣,心中悔恨:我糊塗啊!

該說實話的,但現在他不能改口了,否則就會被認為謊話連篇,更惹人嫌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