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震驚,女帝套路我師徒戀》[震驚,女帝套路我師徒戀] - 第6章 我要她,不準反抗

….

「林祥何,快把林羽交出來,依照族規處置!」

「大長老,你看看他把我兒打成什麼樣,這是往死里打啊,我們大虎念及族規,甚至不敢還手,我們要一個公道。」

林典拓夫婦二人,摟着昏厥的兒子,悲憤不已;除他們外,聚集而來的還有各大長老等族人。

林羽跟着林祥何出來,聽到這話,忍不住反駁:「念及族規不敢還手?可笑可笑,明明是他先挑釁我,技不如人,最後卻變成忌憚族規了?」

「你說什麼?」

林典拓皺起眉頭,怒火中燒地盯着林羽:「我兒大虎,在此次大典中奪得第七名,放在整個林家年輕一輩中,亦是極具天賦的後輩,你一個廢物,居然有臉說他技不如你?說這話,你也不怕閃掉大牙。」

「就是就是,虎子的實力我們親眼所見,他的第七名名副其實,再怎麼也不會被你打成這樣。」

「除非虎子礙於族規,不敢對你動手,但這不是你出手傷人的理由!」

一眾人紛紛出聲,支持林典拓替兒子討回公道。

……林祥何臉色有些難看,他沒想到侄兒居然把族人打成這副模樣,平心而論,他也不相信,林羽有實力讓林大虎無法還手,畢竟事實擺在眼前,他更趨向於相信,林大虎是礙於族規,沒有動手。

故而一時有些難辦,但林羽他是保定了,還需要想個理由。

林羽看得出伯父為難,同時也能理解,畢竟在他身上發生的事,連他自己都難以置信,這個親身經歷者都感覺在做夢,別人自然更難以相信。

下一刻,林羽便指出幾人,說:「既然你們認為我在撒謊,好,他們七人當時都在場,你們大可問他們,當時是否是林大虎先對我出手,我才將他揍成這副豬頭模樣…..哦對了,他們七人的臉還腫着呢,想必你們也看得出來,沒錯,都是我扇的。」

嘩——

此話一出,眾人目光,頓時移向被指的七人。

了解情況的人都知道,這些人都是經常跟林大虎玩耍的夥伴,平常是形影不離,故而,聽到林羽這麼說,再瞧見他們臉頰的紅腫,不少人心中錯愕…..難道真是如此?

「不是,不是這樣的。」

「對,不是這樣,我們幾個在鍛煉抗打能力,正巧讓林羽看見了,沒曾想被他拿來當說辭,你丟不丟人啊?」

不曾想,七人竟異口同聲的否認。

「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!」

屬實給林羽逗笑了。

七人臉頰火辣辣的,感覺丟人,但承認會更加丟人,他們中不少人都在大典中取得排名,如果被發現看見族人被打,他們都不敢出手制止,怕是即將分配到他們身上的資源,也將會被取消。

無論如何,他們都不能承認,反正林羽沒有證據。

「勁兒,現在是拉攏人心的機會。」

人群中,一位神情淡漠的中年男子,傳音給旁邊的青年。

林勁看了一眼父親,心領神會,立刻挺胸走出人群,沖台上的林祥何拱手道:「大長老,現在鐵證如山,林勁懇求大長老主持公道,還林大虎兄弟一個公道,亦維護我林家的族規,晚輩懇請大長老了。」

說著,林勁就單膝下跪,表現出強烈的請求。

這一番道德綁架,屬實被他玩明白了。

這次屈身下跪,不光不丟人,反倒引來無數長老們欣慰的目光,還在同齡人中豎起了威望,使得其他人對此事,更加義憤填膺。

「喂,那個誰……羊癲瘋,把你兒子拴好。」

林羽一副玩世不恭的朝林典楓看去,也就是林勁的父親。

「……」

林典楓嘴角狠抽…..羊癲瘋,這就是林羽父親,曾經對他的羞辱稱呼!

相比於林羽的父親,林羽一個晚輩這樣無禮,更讓林典楓氣得想要吐血…..他強忍住怒火,保持風範站在原地,以免落個以大欺小的罪名,被林祥何逮到機會。

不過,林勁自然要為父親討回公道:「大長老,林羽如此羞辱家父,羞辱我林家長老,這是對整個林家的不敬,晚輩請求與他生死戰!」

嘩——

此話一出,全場頓時一陣沉寂。

生死戰,事關重大,唯有博得族長的同意才行,但此刻,林勁的憤怒已然壓制不住。

一直沒有吭聲的林祥何,這時扭頭看向林羽:「小羽,你當真靠實力打敗的林大虎?」

「伯父,晚輩不敢在您面前撒謊。」

「好,我相信你!」

林祥何對其微微一笑,繼而,他扭頭看向眾人:「諸位,一直以來,你們對我侄兒的態度如何,想必不用我林祥何幫你們回憶,既然,你們不信林羽能夠光明正大打敗林大虎,那不如我們來一場比試,選一名和林大虎實力相近者,與林羽比試,屆時根據結果,便能分曉誰在撒謊!」

「好,來就來,希望大長老到時能夠主持公道,不要偏心!」

林典拓鬆開兒子,站起來答應,既然受害人父親都答應了,其他人自然沒理由拒絕。

「伯父,他們冤枉我,倘若我贏了,我也想要一個公道。」林羽厚顏無恥道。

「咳…..」

這給林祥何嚇得不輕,你是真不怕得罪人啊!

「哈哈,倘若你能贏,你說什麼,就是什麼!」林勁冷聲道,「但是,倘若你輸了,我們要你以死謝罪,即便不死,也要滾出林家。」

「滾出林家,滾出林家。」

其他人頓時出聲附和,至於林羽取勝?根本不可能的好吧!

林祥何不知該說什麼,這邊,林羽已經答應下來:「好,輸了我就以死謝罪,但我贏了的話…..」

林羽目光左右環顧,最後落在一名少女身上,赫然是林倩兒,指着她:「我要她,無論我做什麼,都不準反抗!」

林倩兒:「???」

眾人:「???」

「混蛋,你說什麼?」

林勁氣得怒火中燒,眼球布上血絲,這是在噁心他,誰不知道他和林倩兒這兩年的關係。

「你惡不噁心啊?居然說出這麼畜生的話?」

「大長老,他當眾羞辱我女兒,你不給個說法?」

沒錯,林羽就是在噁心人,噁心林倩兒、林勁,噁心所有敵人。

一群嘲諷、噁心你兩年的人,如今你終於有了靠山,可以復仇,難道你還聖母的裝正直嗎?

抱歉,我林羽做不到,你惡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