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震驚,女帝套路我師徒戀》[震驚,女帝套路我師徒戀] - 第6章 我要她,不準反抗(2)

心我,我就要噁心你!

林倩兒就算因林羽修鍊受阻,選擇遠離,林羽都覺得沒關係,但是你聯合其他人一起嘲諷我?

那就別怪我噁心你了。

這還只是第一步,林羽目前沒有足夠的實力,否則,就算是你長老,也要給我跪着。

這個世界不是你欺負我,就是我欺負你,既然如此,我林羽就要做最強者。

以前我沒得選,但現在,我要做一個讓所有人都知道惹不起的存在。

正在眾人指責,林祥何也語凝時,身為主人公的林倩兒,卻上前一步說:「好,我答應你,但如若你輸,我要親手殺了你!」

「倩兒?」

林勁皺起眉頭,眼中閃過一抹狠戾。

林倩兒不相信,林羽真能從一個廢物突然強大到打敗林大虎,林羽提出的條件,已經讓她失去理智,甚至都忘記了林勁的感受,只想着報復林羽。

很快,被選出一名少年走出來,名叫林坤,隱元境六重,乃是此次大典的第六名,實力甚至比林大虎更勝一籌。

在眾人眼中很公平,唯獨林祥何微微皺眉,想給林羽挑一個弱點的對手,但卻被林羽阻止了,就選林坤。

「開始!」

林祥何等人離開場地,留給林坤和林羽二人。

嘭——

「讓我看看,能把虎子打成這樣的你,能有多強?」

林坤徑直爆出體內的力量,隱元境六重的氣息充斥全場,迅猛衝向林羽,根本等不及打敗林羽;上台前,他已經收到林勁的命令,要狠狠揍林羽一頓,故而根本沒有打算手下留情。

其他人眼中也充滿熾熱,準備看林羽被打臉。

唯獨被扇耳光的七人,面面相覷,感覺事情要鬧大…..最後,他們甚至一起悄悄地離開了。

砰——

驀地,一道悶聲響起,一道衝出的身影,忽然倒飛出去,猶如斷了線的風箏般,竟直接跌下擂台。

畫面流動的太快,以至於,很多人都沒反應過來,而反應過來的長老們,卻是紛紛瞠目結舌,睜大眼睛,難以置信。

「哈哈!」

林祥何忍不住大笑出聲。

林羽還站在台上,而林坤早已不見……他甚至都沒有在林羽手下扛過一腳,便敗下陣來!

轟——

全部人大腦嗡的一聲,彷彿在做夢一般。

「不、不可能…..」

林勁連連搖頭,握緊拳頭,難以置信。

而林倩兒,此刻已是花容失色,心跳如雷,一種五味雜陳的感覺,自內心深處湧出。

曾經一幕幕與林羽相處的畫面,如今又在她封塵的記憶里湧現,林羽的笑臉、林羽的溫柔…..都與此刻站在台上的林羽不同,彷彿不是同一個人。

場內百人沉寂無聲,唯有喘息的驚呼聲,還沉浸在駭然中…..這個結果,是所有人都沒料到的。

下一刻,其他人紛紛搜尋之前的七人,想問問怎麼回事。

「誒,他們七人呢?」

此刻,眾人才發現七人早已逃跑,根本不在場中。

事實如何,已無需多言,鐵證如山……林羽不光有碾壓林大虎的實力,還扇了他們七人的耳光!

「諸位!」

下一刻,林祥何的聲音喚醒眾人,神情難掩興奮,目光橫掃一眾駭然的表情:「現在可還有人懷疑,林羽的實力?」

「大長老,我兒大虎被他打成這樣……」

即便如此,林典拓夫婦,自然不肯善罷甘休。

咻——

林祥何丟出一瓶淬體液,語氣淡漠道:「拿去給你兒子療傷。」

一品淬體液……林典拓接下小瓶,雙手顫抖:「大長老,他將我兒子打成這副模樣,難道僅僅一瓶淬體液……這事就要一筆勾銷?」

「你們兒子,包括在座各位的孩子,以前是如何羞辱林羽的,難道還要我幫你們回憶嗎?」林祥何一字一頓,周身釋放出瑤光境的威能,令人喘不來氣,「做錯事要認,挨打要立正,既然選擇羞辱他人,就要做好承受後果的準備,往後再發生這類事,休怪我連一瓶淬體液都不會給!」

「……」

林典拓夫婦語凝,源於心虛,他們很清楚兒子以往是如何嘲諷林羽的,現在林羽已經不是廢物,哪還容許他們兒子猖狂?

終歸到底,挨打也是活該的!

而且林祥何的態度也很明確,誰再說林羽壞話,就別怪他翻臉。

見識過林羽的轉變,此刻,其他人不敢再替林典拓夫婦和兒子開口了,甚至,今後如何對待林羽,都要重新考量。

下一刻,林祥何當眾掏出一瓶黑色東西,遞給林羽說:「小羽,這瓶萃華精露給你,你拿去用於修鍊。」

見狀,眾人再次睜大眼睛…..一瓶萃華精露,可是十瓶淬體液都比不上的寶貝。

這是林祥何當眾做給其他人看,他就寵林羽。

「大長老,這是我的。」

林勁忍不住開口:「按族規,萃華精露是給每年盛典的第一名,應該留給我備戰兩月後的項城比武,怎麼能給林羽?」

「怎麼?你覺得自己能一腳踹飛林坤,將他打敗?」林祥何斜眼看向林勁,後者頓時嚇得屏息凝氣。

瑤光境的強者,並非隱元境可以抗衡的,哪怕只是眼神。

「我、我覺得可以…..我要跟林羽比試。」

林勁咬咬牙,仍不舍的萃華精露,何況,剛才他父親還被林羽這般羞辱,他想報仇。

「勁兒,不得胡鬧,萃華精露給每屆大典的第一名,這條族規是大長老定的,他有權力隨意更改,你給我回來。」

林典楓陰沉着臉出聲,順便譏諷一下林祥何,暗示他不守規矩,隨意更改自己定下的族規,其他人自然聽得出來。

包括林祥何,但此刻他懶得多說什麼,只要萃華精露能給到林羽。

林勁咬咬牙,最終還是低頭走了回去。

「既然我贏了,那約定可不能忘!」

這時,林羽從台上跳下,徑直走向還處於回憶中的林倩兒。

見狀,眾人瞬間想起來,剛才林倩兒與林羽定下的約定,不由得心生厭惡;林祥何也很無奈,心中暗道:唉,這小子怎麼這麼猴急…..

「林羽…..哥哥?」

林倩兒唇瓣微啟,美眸凝望着林羽,再次喊出曾經最熟悉的口頭禪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