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重生後,禁慾總裁的小撩精甜瘋了》[重生後,禁慾總裁的小撩精甜瘋了] - 第7章 又跑了?

沈若一直忙着給顧南辰夾各種菜,還親手盛了碗湯端過來。

「沈大小姐,我也要。」

本來低着頭吃飯的顧南辰猛然抬頭瞪了他一眼:「自己去!」

陸明宇收了收目光:「我突然不想喝了!酸的慌!」

這頓飯,陸明宇就看着顧南辰和沈若秀恩愛了。

嗯?陸明宇竟然也沒想到自己會用秀恩愛來形容他倆。

可是,下午沈若才滿心歡喜從穆恆之那出來,這會又在這跟南辰柔情蜜意,不太對勁啊。

「南辰,聽說前幾天又有人給你送了兩瓶好酒啊,不帶我去酒窖解解饞啊!」陸明宇想着得和顧南辰單獨聊聊。

顧南辰聽出了他的意思,「就知道你會惦記,給你留着呢!」

「你跟沈若什麼情況啊?婚約解除協議沒給她?你又後悔了?」酒窖里,陸明宇坐在高腳凳上,手裡輕晃着紅酒杯。

「是後悔了,她說她不想解除婚約了,說要跟我好好過日子。」顧南辰眉宇間縈着一團寒氣,說完這話心裏也是若有所思。

陸明宇差點一口紅酒噴出來:「好好過日子?你覺得可能么?好好過日子下午還…」還勾搭穆恆之這話他有些說不出口。

「可是我不想放手了。」顧南辰闃黑的眸子微微眯了眯,下顎線的弧度綳的發顫。

……

陸明宇走了之後顧南辰便去了書房,為了回來吃飯從公司走得早,手裡還有好多沒處理完的事情。

沈若回房洗了個澡,然後就一直在豎著耳朵聽隔壁的動靜,過了好久依然沒聽見有什麼聲響。

怎麼聊了這麼久還沒回來呢?覺得自己去打擾他們聊天似乎不好,可步子卻不聽使喚的往酒窖的方向去。

在酒窖紅橡木的拱形門前沈若停了下來,將耳朵貼上去聽裏面的動靜,嘴裏嘀咕着:這門的隔音這麼好,什麼響動都聽不見。

沈若有睡前喝一杯牛奶的習慣,李嫂按往常差不多的點端了杯牛奶上樓,敲了門卻沒有回應。

想着可能是沈小姐洗澡了,李嫂便端着牛奶去廚房溫着,等了段時間又重新送上去。

「沈小姐,牛奶給您放門口還是送進去啊?」

李嫂見仍沒有應答,試了試門把手,發現沒有反鎖便推門進去,想着以前沈小姐不願搭理她們的時候,會給她留着門示意她直接送進去。

「沈小姐,牛奶給您放床頭了。」把牛奶端到卧室才發現沒有人,浴室的燈也黑着。

這…不會又跑了吧!

前幾天沈小姐逃跑,顧先生盛怒的場景還歷歷在目。

可是今天先生明明是答應放沈小姐離開的,晚上還難得的看見了顧先生和沈小姐和睦相處的場景。

李嫂左右為難,卻還是擔心沈若是不是有什麼意外,最終還是去敲了書房的門。

「顧先生,我給沈小姐送了兩遍牛奶,她都不在房裡。您…」

話還沒說完,書房的門已經打開了,顧南辰沉着臉,漆黑的眸子里寒意凜冽,看的李嫂覺得脊背都有些發涼。

「多久了。」

「半個小時還多了。」李嫂戰戰

猜你喜歡